承諾的迷思

文/曾維瑜

景氣不好,市場生意搶得越來越兇,朋友公司的幾個離職同事,打著原公司招牌招攬客戶,把先前的一些業績成就,毫不客氣通通歸在自己身上。朋友感嘆地說,那些個傢伙離開公司時,口口聲聲說絕不中傷公司,也絕不搶公司的客戶,現在一個一個全變了樣。

要不是知道朋友始終純真的本性,我大概要笑他傻了,商場上,尤其此刻市道這樣糟糕,人們都在求自己的生路,哪還管得著曾經答應了什麼厚道的事。

「做不到的事,就不要說出口。」朋友像個孩子那樣,嘟著嘴生氣地說。

我望著他,突然覺得,也許傻的人,是我。

做不到的事,就不要說出口,如此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不許敷衍矯情,不許虛應故事,寧可不給承諾,也不要毀壞承諾,不是嗎?

如果做不到的事,人們就不說出口,也許,就不會有那麼多落空的期待,就不會有那麼多措手不及的心碎,就不會有那麼多再也不可能回歸的等候。

如果做不到的事,人們就不說出口,即使面對的是那樣殷切渴望的眼神,我們不因為想滿足此刻眼前對方的企盼,卻帶給他往後深淵一樣的苦痛。

所以或許,我們因此能夠原諒那個不肯將承諾說出口的人,無論因為怯懦,或者愛的不足夠,總之,那個人沒能將承諾說出口,或許,他只是不想有朝一日毀壞了這個承諾罷了。
創作者介紹

BertMangrove

BertMangr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