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喧嘩,震破了我用來傾聽幸福的耳膜。混雜不堪的聲音穿透耳朵裡每一根鮮活的神經而過,痛的我生不如死,欲哭無淚的疼。

我潛意識的緊閉雙眼,汗珠劃過臉頰留下一道道淺淺的水跡,隨之滑落在顫抖的左手邊,然後迅速的四處散開。最後以一個我看不到的角度悄然消失,這就是它的輪回。

我想我也和它一樣,只是我的生命周期長過它。極其短暫的美,總是使得我們無路可追。比如說,遺失了的感情,有些東西不是單憑努力就可以永恆的。

錯過造就了回憶,沒有結果的事情,留給了我們很多暇想的空間,讓我們在對一些事物心存遺憾的同時還能夠去緬懷曾經美好的瞬間。

幻想著種種得不到的,回憶加劇了我們對過去的不舍,使我們笑著看自己流下的淚水。心中或慚愧,哀傷,並夾雜著後悔的情緒,徘徊在我們腦海。

常常站在回憶裡不願出來的人,往往都是最想刪除記憶的那個,蓄意的隱藏,對表情的假裝,以為只要不說就沒有人會知道自己所想的,所念的,殊不知,閃閃的淚光早就已將你出賣多時。很多時侯,無謂的執著是很傻的,而且會使你在堅持執著的過程裡失去現在擁有的某些事物。

回憶雖美,但那始終都是帶不到現實裡的。回憶不是我們生活的主題,我們不忘,只因我們是深情的,然而在更多的時侯,我們還是喜歡欺騙自己,寧願相信那一場虛構的夢幻美,也不願意去接受現實的殘忍,或許只是想逃避,心口始終不一。

不會因為一時的孤單就背叛自己的感情,即便是寂寞難耐。但為什麼還是一而在,在而三的看著本不屬於這個空間的感情在時光裡慢慢流逝。依賴在滿足裡蔓延,落漠在內心瘋長,直至一發不可收拾,直至崩潰決裂,剩下的就只有那一地撿不起來的失望,眼巴巴的看著,淚水都忍不住的開始可憐它們。

我們一直都在制造寂寞,遠離熱鬧的街口,不去接近人頭攢動的人群,只是在一直的收集制造寂寞的原材料,偶爾的釋放,是對自己精神的解脫。看著漫天飛舞的柳絮,知道又來到了一個充滿寂寞的節季,它們漫無邊際的飛,毫無目的,而我,連它們最起碼的自由都沒擁有,如果你看到了一團落在你肩膀久久都不曾離去的柳絮,那就是我的化身。

我們不去快樂,只因缺少一個笑的理由,我想。一個人的時侯,我們並不是寂寞的,只是有些孤獨,而非真的寂寞,在你愛上一個人時才可以去說你寂寞,因為想她的寂寞。一個人的快樂是孤單的,兩個人的寂寞是幸福的,而我快樂的時候都是寂寞的。
創作者介紹

BertMangrove

BertMangr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