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總在不知不覺時襲來,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也還想不清為什麼要愛他,就愛上。 

愛是神祕主義,一種沒有邏輯的直覺感應。 

很少人會明白,當時為什麼愛他。 

愛像一股充沛的能量,從胸口汩汩湧出,像地下溫泉選擇某個出口一樣,自然天成。

不愛;和愛不一樣,為什麼不愛他,總是比較容易說出理由來。


 


愛很混沌,它會忽然發生,不愛,卻很少忽然發生,總有徵兆,

像一隻隻毛毛蟲一樣,慢慢嚙咬你的愛情樹,直到有一天,它宣布陣亡。

被毛毛蟲嚙咬的樹未必只有一條死路,如果那棵樹的生命夠堅強, 

如果找到了有效的除蟲方法,總還可以春風吹又生。

只可惜我們常常不在乎那些毛毛蟲的存在, 

或者,根本在容忍它們的肆虐; 

又或者,這些毛毛蟲故意偽裝成和愛情樹同一顏色, 

使我們在這棵樹奄奄一息前無法看出它的詐術。 


 


 


你不太可能會在某一個冬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抱著枕頭發現你對他狂熱的激情熱愛不見了。 

愛情確實會在某一天不見了,因為所有的耐心與信心,被磨光,不再有等待的意願。 

愛不是突然消失的,只是等到消失後才明白, 毛毛蟲一直存在。

我們可以為每一隻毛毛蟲取上不同的名字。 


有一隻叫做嫉妒,在它幼小的時候,和愛情的顏色幾乎一致。 

嫉妒一失去了節制,就會長得十分肥大。 

剛開始,它小聲的撒嬌,你會覺得它很可愛,如果它長得太大,就會日復一日的摧毀愛情樹的枝幹。 

愛情的枝幹,靠信任才得往上成長。

 


『你不再愛我了,對不對?』 

『妳是不是背著我跟別的男人約會?』這樣的話語第一次從情人的口中吐出, 

酸溜溜的,像梅子一樣好吃,但酸度一高,為時太久,畢竟令人反胃。 



有一隻叫冷漠。冷漠剛開始很客氣, 

小心翼翼,因為它也不想危及它倚賴的愛情樹汁液,可是時間一久,它便放肆起來, 

養肥了的冷漠,悄悄在枝幹上吐出堅硬的蛛絲,把它纏得失去溫度。 


 


有一隻叫自私。叫自私的毛毛蟲會保護自己賴以維生的枝幹,卻去嚙咬主幹, 

終於有一天,它會懊惱,原來主幹死亡之後,他的居所也會跟著枯萎。 


最陰晴不定的叫憤怒。它平常潛伏不動, 

企圖不讓任何人發現它的存在,但瘋狂起來,它可以在一夜之間殺死一棵愛情樹, 

當然,它一定會後悔。讓它瘋狂的,也許是酒也許是賭,也許空穴來『瘋』。 


 

 

有一隻叫做停頓。停頓很安全, 

看來它從不嚙咬樹葉或樹枝,它似乎是危險性最小,可是它卻會為愛情樹注入反生長激素, 

久而久之,樹會變得營養不良。


智商最低的那隻叫自找麻煩。它的技術不好, 

永遠想吃掉自己所在的那片葉子的梗,反反覆覆,讓自己摔得四腳朝天。 

它卻還有本領可以慢慢爬上樹枝,做同樣的事。 

大家都說『個性不合』,在分手的時候。 

 


我想,我們很難不在任何愛情樹上找到那隻叫做個性不合的毛毛蟲,

每一棵樹上都有, 只是有的肥,有的瘦。它們基本上是無害的, 

必須依靠其他毛毛蟲的幫助,才能放膽大吃。


然後,一陣春雨後冒出頭來的愛情幼苗漸被蝕光, 

有時,這一群毛毛蟲合作無間,也會激烈得讓長了幾十 

年的大樹在短短的時間內凋亡。小心,愛會被蝕光。 

沒有一棵樹對毛毛蟲有免疫力。 

 

別急著說別無選擇 

別以為世上只有對與錯 

許多事情的答案都不是只有一個 

所以我們永遠有路可以走 

你能找個理由難過 

也一定能找到快樂 


 

創作者介紹

BertMangrove

BertMangr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