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一天算一天,活一天贏一天


 

據說這是一則流行於古埃及的寓言。


有個罪犯被判死刑,他以能教御馬飛翔為理由,向法老王請求緩刑一年。


如果屆時失敗,御馬不能飛,他甘願受刑,無話可說。


結果法老果然要他擔任宮中御馬教練。


有人認為罪犯這種拖延實在無意義,他卻回答:「在未來一年之中,也許法老會死,也許我會先死,也許御馬會死,誰敢擔保?又或許,馬真的會飛了,也說不定哩!」


作家老舍在《四代同堂》裡說:「飽經患難的人,只知道謹慎,而不知道害怕。」


這種「活一天算一天,活一天贏一天」的哲學不是害怕明天的苦難,是謹慎於今天可以把握的所有事,珍惜今天可以活的每一刻。


忽然想到杜甫(西元七一二〜七七○)。他的〈九日藍田崔氏莊〉詩:
老去悲秋強自寬,興來今日盡君歡。
羞將短髮還吹帽,笑倩旁人為正冠。
藍水遠從千澗落,玉山高併兩峰寒。
明年此會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


我已老去,面對秋景,更感悲涼,只有強顏歡笑,寬慰自己。


今日重九,興致一來,各位,不歡不散!


人老了,怕帽一落,露出稀疏短髮,所以風吹時,笑著請旁人幫我扶正。


藍水遠來,千澗奔瀉;玉山高聳,兩峰並峙;山高水險,令人振奮。


抬頭仰望:秋山秋水,如此壯觀;低頭細思:山水無恙,人事難料。


自己已老,何能久長?


趁著幾分醉意,手把茱萸,仔細端詳:「茱萸呀茱萸,明年此際,還有幾人健在,佩戴著你再來聚會呢?」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悲天憫人,使杜甫寫出人民在殘酷官吏壓迫下的苦難:〈新安吏〉、〈潼關吏〉、〈石壕吏〉、〈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組詩六首;然而,杜甫一生顛沛流離,生活歷練豐富而深刻:流亡、陷賊、在皇帝身邊任左拾遺、出貶華州、荒涼的洛陽道上、秦州寄居、入蜀的行程。


他的人生體悟,廣度與深度兼具,悲涼與悲懷皆有;但是,當他漸漸老去,一生的苦難會漸漸昇華為對當下生命的絕對珍惜。

        
對苦難的人,有時就算知道自己的狀況,還是選擇不做任何處置。


他們當然相信絕望時刻就要使出絕招,那時必會驚訝於自己的生存能力。


本能本來就會發揮,不用擔心。


欲望會給你失望,一直折磨你;矛盾的是,有時受苦最多的時候反而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命運會給自己什麼。


恰似愛爾蘭詩人葉慈說的:「我知道我將在雲端的某處,和我的命運相逢。」


苦難環境會消磨一個人的心志,會讓一個人妥協,忘記自己的夢、放棄自己的理想;對苦難的人,只有當下,活一天算一天,活一天贏一天,他們不是沒有明天,他們是不能想明天——今天就是明天,今天就是一切;今天的苦日子還在眼前,誰有心思想明天?   

創作者介紹

BertMangrove

BertMangr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