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仔細看閱手裡所拿的學生證,上面註名著某某科技大學碩士生,不敢相信眼前面對的這位同學曾經是一位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如今卻是一位溫和有禮的年輕人。

 

記者忍不住的向阿毅詢問著:「聽說你以前跳過八家將,上課期間又翹課、又愛玩,到底是什麼事情影響你有了大幅的轉變呢?」阿毅很親切的回答了:「是我的女朋友也是一位學姐,大約有2到3個月去接她上下班這段時間,她長時間研究專注的精神以及與一群學弟妹的討論氣氛,深深抓住我的心坎,也因為這樣突然頓悟我的心靈,找到興趣以及讀書的真正目的。」阿毅一臉微笑的說著。

 

國二那年,因搬家轉到新學校的阿毅,憑著愛交友的義氣性格,結交到許多新同學,年齡相近的他們有時對「無聊的課」感到厭煩而翹課,有時則是因為同學相約而一同翹課,在那段就學期間,朋友一個拉著一個的進入了八家將。

 

在阿毅進入八家將的世界裡,少了「無聊的課」與「做錯事而不認錯的老師」,並且可以盡情的辱罵那些心中藏不住的痛恨以及得到朋友間的支持與鼓勵,對阿毅來說,這些就足夠彌補他們心中的傷痕了,而不像在學校中,老師憑著成積、外表印象就認定他是位壞孩子,而對於阿毅脫軌的行為,也讓他被迫再次轉學至第三間國中。

 

在第三間國中就讀間,卻在某天上學途中因傾盆大雨,鞋子浸溼的阿毅,將腳跟踏在鞋跟上,一邊走一邊打掃著,卻被路過的老師不客氣的斥喝:「你還在玩,給我過來!」。阿毅走過去主動的解釋著原因,老師卻打從心底不相信他,作勢要拿藤條「管教」阿毅。倔強的阿毅怎麼說也不肯透露出道歉的語氣,心想:「我又沒有錯,為什麼要道歉!」,一旁的班導看到勸告阿毅,希望他能忍氣吞聲的向那位老師道歉,於是阿毅忍著不甘心道了歉。

 

模擬考後,阿毅考的分數進入了介於資優班與普通班間的「凱勒班」。學校為了學生著想,硬性規定資優班與凱勒班的學生下完課後得留下來課後輔導。當時,教育部已明文規定學校不得強迫學生上輔導課,但主任只大辣辣的回應一句:「要告就來告阿!」這個不解深深的烙印在阿毅心中,他想:「難道成績就能斷定一個人嗎?為什麼身為老師的人做違法的事能這麼理直氣壯呢?」大人教導的事情之是非對錯與大人們所做所為的矛盾,不停歇的衝突塞滿阿毅純真的腦袋。

 

念高職的阿毅,某一次在學校因為籃球的肢體動作而導致在籃球場上與學長發生了衝突,無意間在學長欲打阿毅時不小心滑了個跤沒打著,但阿毅因為學長的舉動而瞬間脾氣爆開,動手打了學長,動手後阿毅突然停住了腳步,阿毅知道:先動手者就是不對。但如今卻先動手打了學長,因此他站在一邊等待學長還手打他,以藉此了事,在相互牽制的過程,阿毅的手機突然響起,接起電話的他讓對方誤以為是在「勞人」,於是也開始相互找起人馬,互不相讓火爆的場面對,雙方對峙。

 

最終,吃驚的同學們驚訝的是:阿毅怎麼敢跟學長動手,另一方面悄悄的找高三的學長出來擺平事情。隔天握手言和的他們,以為這件事就此風平浪靜,怎知因為籃球場上的事讓阿毅在老師們的印象中,是個火爆、會動手的壞學生。

 

阿毅在高二升高三時喜歡上成績是班上第一名的同學。班導師深怕成績差的阿毅影響到女同學的功課,不斷的在女同學面前數落阿毅種種不上進的缺點,而在阿毅面前用著羞辱的眼神、話語要讓他知難而退。

 

阿毅為了自己也更想證明:「成績並不是可以代表一個人的一切。」於是他做了生平第一次做的事――考前一晚念書!而他也順利的拿下班上第一名。他只想證明給老師一件事,『我也是會念書的!」但卻沒想到看到的卻是老師另一付和藹可親的嘴臉,兩者的落差讓他更加認定:「對於老師們的想法來說,成績是他們判定一個學生的好與壞!」

 

上大學填志願前,阿毅可以到外縣市更好的學校就讀,但家人深怕阿毅一旦離開家便像脫韁野馬,難以救回,堅持要他在故鄉念書。於是他挑了當地「風評最好」的學校。就學期間同學中分成許多派系,其中一派受不了阿毅這邊常常穿拖鞋上課,在「班網」上打起了口水戰,同房的室友不斷的想要激怒阿毅,要阿毅為他們出頭,禁不住再三的言語刺激,阿毅開始尋找校外人馬、鋁棒準備衝上同棟宿舍住單人房的同學開扁,此時另一頭卻接到通知的班導,火速的將阿毅找了過去。

 

見到班導後,阿毅仍一副火爆樣,班導拿出煙與阿毅聊天抽起,開始詢問起事情的經過。雲煙吐霧下,班導最後對阿毅說:「跟你一起抽煙聊天就知道你是位很直接、很坦白,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人,把合的來的人都當成是朋友,其實你的心腸很軟不吃硬,對你來硬的,只會回報給對方更強硬的結果。」

 

班導的一番話讓阿毅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一位懂他的老師。很多老師、同學看到阿毅生氣的模樣或是標新立異的外表,便打從心底認定阿毅是位壞學生,卻始終沒有正眼看過他的內心。交往的女友是位學姐,成績優異的她與系辦的人關係密切,系辦的助理不停的勸導阿毅的女友不要跟阿毅來往,重覆的故事又再度發生在阿毅身上,女友始終不離不棄的陪在阿毅身邊。畢業後,渾渾噩噩四年的大學生涯什麼也沒學到。打算高唱從軍去。

 

「妳知道我的體檢報告寫什麼嗎?驗退!」阿毅突然對記錄一半的記者這麼說。

 

「什麼?你有隱疾喔?」看著外表正常的阿毅,實在想不出驗退的理由。

 

「因為貧血。」

 

「這...這麼大隻也會貧血?你該不會是地中海型貧血吧!」

 

「妳答對了!」緊接著阿毅繼續描述。

 

因為不用當兵的關係,阿毅的好文筆讓他找到當教授助理的工作,幫忙看案子寫企畫書,工作完後有時候女朋友還在忙,他便坐著到處亂看。左邊是女朋友專注研究的臉龐,右邊是學弟妹們熱情的討論,每一次的等待都會激起他的想法:「好想沉浸裡面,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這麼有毅力的探討,我也可以嗎?我也想知道專心是什麼樣的滋味。」憑著一股動力找尋學校,這才發現還能報名的只剩兩間。他開始生平第二次的考前讀書,放榜時,一間學校考上正取,另一間則是備取。

 

「當我回到以前學校系辦,當時反對我們交往的那些系助理看到我的碩士身份後,那些助理180%大轉變的態度,令人厭惡。成績、外表真的能評斷一個人嗎?念書是因為我找到了自己的興趣與目標,研究是我想把別人眼中不可能的事物發展成可行性的,而當研究成功後那種快樂的感覺才是我所追求喜悅。研究真的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阿毅滿懷喜悅的告訴記者。

 

「念完碩士後,會想再念博士嗎?」

 

「會。因為我想當老師。」

 

「是喔!為什麼會想當老師?」記者訝異的問起。

 

「因為,我想把所學的東西教給學生,也讓他們明白待人處事的道理,而且像我這種人的學生也只有經歷過這些事的人才會明白其實當下是很孤單的。這些邊緣的學生是不該被放棄的,而且當他們的成就勝過我時,我會很開心。」

 

創作者介紹

BertMangrove

BertMangr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