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我還在美國運通當總經理的時候,一位國外研究機構的副總裁來找我,原來是迪士尼計畫進軍亞洲,特地來調查台灣的旅遊市場概況。他問我,你認為迪士尼樂園應該建在亞洲的哪個城市?當時我信心滿滿地回答:「台灣!」我的理由是,台灣位居東南亞地理中樞,土地、人工也都很便宜。隨後,這位副總裁又繞道到日本去考察,不久就傳出迪士尼將在東京蓋遊樂園的消息。 

    「Why Japan?」我對於迪士尼這項決定一直掛在心上,後來我偶然碰到這位副總裁的時候,就問了他:「為什麼是東京而不是台灣?」他說,迪士尼一年入園人數要達到六百萬人次才能損益兩平,而當時台灣的境外觀光客一年還不到一百萬人次。雖然日本地價貴,但消費能力也很強,所以最後決定選在東京旁邊,事實也證明,這項決定是對的。 

我們真的認識自己嗎? 
    這件事情讓我發現,原來我一直都只是在用台灣的角度來看市場,視野拉高了,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 

    後來政府要在台中月眉打造一座大型遊樂場,全力發展旅遊事業時,便邀請我去當評審,當時華納來競標,台中也有一本土企業勢在必得。當時第一輪評審時,大家都覺得華納的提案很好,只是華納提出一個願意投資的附帶條件──政府必須配合在月眉附近的高速公路興建一個交流道,而當時政府的態度是不能預開條件。我個人認為由中部財團所提出的第二名規畫案尚有改進的空間,於是我建議,如果第一名不成功,不該把第二名自動升上來,而是要求有條件地修正後才能批准。不過後來政府對於華納的要求不肯讓步,華納退出後,第二名便自動升上來。但由於規畫不周延,導致現在這個財團承受很大的財務壓力,而政府也始終沒有賺到租金,便成一個徹底雙輸的局面,就像是一塊西裝布剪錯了,一切無法重來,台灣整體升級的一個契機就此錯失了。 

    十三年前,金門戰地禁令解除,當時金門人一心想要發展觀光,我應邀演講時跟他們說,我所看到的金門最有價值的就是戰地風光,還有沒被破壞的閩南文化,我請他們努力維護,知道自己真正的價值。孰料,金門人最不稀罕的就是碉堡與陣地,想引進的卻是他們所嚮往的台北土雞城、歐洲建築、卡拉OK以及把料羅灣變成夏威夷,所以,現在的金門只是另一個失去特色的城市。 

台灣的價值在哪裡? 
    再把格局放遠一點,你會發現台灣缺乏全面思維。在兩岸觀光的議題上,政府覺得讓大陸人士來台觀光是恩惠,但當上海、北京已經成為全球頂尖城市之際,大陸人想到台灣就是日月潭、阿里山,但這些地方卻無法真正感動大陸人民。我始終認為真正開放大陸人士來台,最重要的是要建立雙方互信、消弭誤會的機會,這也才是開放觀光最重要的格局。 

    前陣子,我遇到一群來台灣的大陸學術參訪團,一群人聊天時,一位大陸教授就說:「跟大陸其他城市比起來,台北是一座屬於人民的城市。」這馬上說服了我,北京、上海是有權、有錢人的城市,但台北有鼎泰豐、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誠品書店、7-ELEVEN,不管你是市井小民還是達官顯要,你都可以蹲在路邊吃擔仔麵,台北是一座市井小民都可以生存得多采多姿的城市,而這點在大陸人士的眼中充滿了魅力。 

    當然,我們除了要認識自己的優點之外,也要了解別人的長處。泰國最近躋身成為東南亞醫療觀光中心,吸引了周邊國家的有錢人前往接受高級的醫療照顧。 

    仔細分析,泰國經濟、社會環境不見得比台灣好,但它位在中南半島的樞紐,加上比鄰近國家的醫療環境更好,所以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優勢。 

    另外一個成功的例子是印度。印度現在是英國人做心導管手術、換器官的熱門市場,除了因為印度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外,大部分印度醫師都在英國接受醫學訓練,很容易就獲得英國病人的信賴。同樣的例子,台灣豈不正是大陸醫療觀光的重要商機?

所以,想要發展台灣的觀光事業,並不是狹隘地想去賺別人的錢,而是要更深層地了解自己的優勢,把自己的文化包裝成更好的產品。 

競爭無國界 
    我在高雄餐飲學院演講時曾問學生,誰說當廚師就不能修習美術課程?誰說廚師不用懂成本控管、財務分析?誰說當廚師只能在台灣工作?像瑞士洛桑管理學院培養出來的學生,就不只在瑞士工作,而是分散到世界各地。 

    因此, 我們要認清這是一個無國界的競爭環境,要知道你的競爭對象,已經不只是你隔壁的同學,而是包括大陸、美國,甚至印度、東南亞的各國大學學生。所以我們不能再用地理的距離或是狹隘的眼光來看自己的未來,年輕人必須要培養一顆非常寬廣的包容心。
 

創作者介紹

BertMangrove

BertMangr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